皎若明月🌙

( ´•ω•)ノ(._.`)

摘纪录:

当你因为试着控制自我而感到痛苦时,说明你正为着美好而健康的人生同你的不良习惯在做斗争,要加油啊。
——长洱《犯罪心理》


感谢推荐

ʕु•̫͡•ʔु ✧山花公益,为爱而生

黑心:

【山花纯公益性质周边】开售呐❤

此周边所有盈利皆将以两位老师的名义用于公益

微博@山花神秘小队

特别感谢 @凉拌猪蹄切片佐草莓酱  @叽叽叽歪  @妄想症腹黑恶魔  @一盆包 画手太太们对山花公益的支持~❤

水逆真鸡儿恶心

接受一切合理宣泄,不接受泼妇骂街和沙雕卖惨

今天又是被lof逼疯的一天

【山花】雪松与青草香(ABO)

嗷呜!你们看!我的tt是不是敲棒!(இдஇ`)

Lrt不好搜:

·æ³•åŒ»é­A×法医白O,刑侦AU


·æ®è¯´æ²¡æœ‰è‚‰çš„ABO都是耍流氓,嗯没错,我就是在耍流氓(于是被打死


·ä¹Ÿè®¸æœ‰åŽç»­ï¼ŒåŽç»­ä¹Ÿè®¸æœ‰è‚‰ï¼Œå¯ä»¥æœŸå¾…一下(喂,没人期待的好吗


·é¢„警:非典型性ABO,不沿用传统O对A的臣服设定。私设O若未被标记,除发情期内体力稍弱,其他无异于AB。以上,注意避雷


·ä¸æ˜¯åŒ»å­¦ä¸“业和公安系统的,现学现卖,职位头衔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,麻烦大家指正


·ooc是额滴,额滴,都是额滴


 


上面废话一堆,没关系,重点是后三条,其他不重要


 


 @你的ay çš„重逢梗,mua~


送给我家小ay的开学礼物,以及提前两个月祝你生快,估计你开学大概就看不到了噗哈哈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0




B市的殡仪馆坐落在市郊,陵园中松柏蔚然,庄重而肃穆。




一辆警车从陵园的牌坊大门中驶出,转眼上了环路。白敬亭坐在副驾驶上,正低头翻阅着手中的资料。




“今天的两个伤情鉴定你回去整理出来一个报告草稿,我明天看一下。”他一边查看一边向正在开车的实习生交代着工作。




“好嘞,师父放心。”实习生答应着。“对了师父,”实习生突然问,“咱分局新调来的法医同事是今天到吗?”




“嗯,”白敬亭拿出手机看了两眼,然后放回兜里,继续翻着资料说,“大勋说他刚到局里。”




“诶,师父你们认识?”




白敬亭听到这话,从一摞资料中抬起头来,看了小实习生一眼,笑了一下,然后转头看向车窗外。偏西的日光从车窗洒进来,落在他的脸上,连棱角分明的面颊轮廓都似乎变得柔和起来。




“嗯,认识。”他望着窗外迅速后退的风景,眼里浮起浅浅的笑意。




他是我的Alpha。






 


1




白敬亭是个Omega,可提起他的名字,B市的法医同行们没有不竖大拇指的。




小伙子能力过硬,也肯吃苦,业务水平没的说,搁在全市的法医部门里那也绝对是尖子,年轻轻轻就成了分局刑侦队里分管技术的二把手。无论是日常琐碎的伤情鉴定,还是复杂疑难的刑侦要案,都做得兢兢业业一丝不苟。忙起来的时候白天黑夜连轴转,解剖台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也从来没见过他皱一下眉。




实习生口中的新同事名叫魏大勋,和白敬亭是同行,俩人最开始是在一次跨省连环案的专案组里认识的。




当时,魏大勋作为J省基层公安的法医,被调到专案组协助查案,需要时不时去B市出差,一来二去,便和同被抽调到专案组的白法医认识了。






 


2




二人第一次见面是在B市公安局的法医解剖室里。




那天下午,白敬亭刚缝合完尸体从解剖台上下来,身上的解剖服还没来得及脱,脸上带着帽子和口罩,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睛。他低头边摘手套边往外走,不经意地一抬眼,却发现有人靠在解剖室门口,正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。




夕阳的余晖从窗口洒落进来,逆着光看不清脸,只映出一个剪影。




看到白敬亭出来,那人站直了身子,非常随意自然地问:“弄完啦?”他的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气,清爽而柔和,不带有丝毫Alpha常见的那种攻击性。




白敬亭没说话,轻轻点了点头,把一次性手套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,然后摘下医用口罩,露出一张精致而略带疲倦的面容,目光沉静却不掩光芒。




门口的人冲他咧嘴一笑,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,刹那间,仿佛周遭都笼上了一层融融的暖意。




他向白敬亭伸出手:“J省刑事侦查支队下属分局技术科,魏大勋。”




“B市法医检验鉴定中心,白敬亭。”






 


3




说起来,他们二人还真算得上是“生死之交”。




那起连环案发展到后期,凶手越来越疯狂,最后一次竟制造了一起爆炸。若不是提前发现了异样,整个专案组都差点有去无回。




最后的案发现场是一座废弃的工厂,受害者在工厂大楼外被碎尸,现场惨不忍睹,血迹从草丛一直滴滴拉拉地延伸到车间里。那座工厂废弃已久,专案组进到里面的时候,带起的灰尘呛得大家不得不都戴上口罩。




当时还是白敬亭最先发现的不对。工厂原来是生产工业零件的,即使空置已久也不该有这么大的灰尘。这样的粉尘密度下,一旦有火源或是高温,便有爆炸的危险。




队长听了他的分析,便下令让大家暂时撤出。然而刚退到工厂门口,只见车间里人影一闪,接着便是一声巨响和刺眼的火光。他只听到身旁有人大喊了一声“小心”,自己就被人压在身下,巨大的冲击波和热浪袭来,然后便失去了知觉。




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。




爆炸时魏大勋扑在白敬亭身上将他护住,因此他身上没到什么外伤,只是倒地的时候脑袋不幸磕到了地上的石头,昏了过去。




相比之下,魏大勋这边的情况就比较惨了。背部和手臂大面积灼伤,幸好不算太严重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都没进ICU,小事儿”,还直嚷嚷着要出院。




白敬亭心里过意不去,于是魏大勋住院的时候天天过去照顾他,听到他这么说,气得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:“小事小事,命都丢了半条,还小事儿!”




“那不也是为了救你吗?”魏大勋不屑地撇撇嘴。




白敬亭哭笑不得:“是是是,要不是您那一下,我也不会被磕晕过去。”




后来案子结了,凶手死在了自己制造的那场爆炸里。这名凶手是多年前一桩悬案的受害者家属,因为接受不了犯罪分子逍遥法外,便逐渐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,制造了这一系列的连环凶杀案。




“明明知道失去亲人的滋味有多难受,还让那么多无辜的人也和他一样遭遇不幸。”魏大勋跟白敬亭感慨。案子破了魏大勋便要回J省了,白敬亭开车送他去火车站。




“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。”白敬亭说。




魏大勋叹了口气。




“怎么了?”




“算了,没事。”魏大勋就是心里有点失落,也说不清楚是因为这个案子,还是因为即将面临的分别。


 






4




两个人大概真的是缘分未尽。连环案结案后不久,J省举办了基层法医跨省交流学习的项目,魏大勋顺利通过了选拔。




交申请表时,他鬼使神差地在意向实习单位一栏中填上了B市的名字。那时白敬亭已经被升为病理室的主任,于是在魏大勋为期一年的学习期里便成了带他的师父。




说是师父,但两人年龄相近,性格相仿,再加上之前在专案组里有过命的交情,私底下很快就成了朋友。闲暇的时候,俩人一起约着吃饭跑步打游戏,玩到兴起时一起大呼小叫,互相嫌弃对方游戏技术太差,然后斗着嘴毫无形象地扭打成一团。




“小白快快快!”




“魏大勋你小心身后!”




“什么?”




“身后!身后!你看着点身后啊!!”




“救命啊啊啊——小白救我!!!”




“你倒是躲啊!”




“啊啊啊——死了!”




“魏、大、勋!你丫能不能别给人家去送人头!”




“喂!那能赖我吗!”




有时候闹得急了,魏大勋会故意大量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然后一脸得意地瞅着白敬亭。




魏大勋的信息素其实很好闻,是一种柔和的青草香气,带着露水的味道,不像一般Alpha信息素那样带有强烈的攻击性和侵略性,而是给人一种融融的暖意,像是阳光下的青青草地。




不过他每次这么做的时候,白敬亭都会毫不留情地一脚将他踹开,然后夺门而去,留下魏大勋一个人捂着挨揍的肚子坐在地上龇牙咧嘴,然后腹诽白敬亭真是一个小心眼儿的Beta




——是的,Beta。魏大勋从来没有闻到过白敬亭的信息素味道,便一直以为他是个Beta。






 


5




不过后来,魏大勋就再也不和白敬亭开这样的玩笑了。




有一段时间,队里接到的案子特别多,法医科的几名同事也跟着没日没夜的加班。那天魏大勋刚跟着白敬亭勘验完现场,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到局里进一步做更细致的尸检。




“大勋,”白敬亭戴上手套,把盛着解剖工具的托盘递给魏大勋,“今天尸检你主刀吧,我做记录,一会尸体缝合我跟你一块弄。”




“成,没问题,”魏大勋只当他是这些天连轴转有些累了,于是接过托盘说道,“你先歇会儿吧。”




“谢了。”白敬亭也没多客套,道了声谢便拖过一把椅子在旁边坐了下来,拿起笔和记录簿。




解剖室里弥漫着尸体的腐臭和福尔马林的味道。然而有那么一瞬,魏大勋竟似乎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雪松木香,清新而干净,又带着一种坚韧和凛冽,在浓郁刺鼻的甲醛味中显得格外不同。




魏大勋微微一愣,然而仔细分辨之下却又察觉不到了。他无暇多想,便专心投入了工作。




解剖差不多完成时,魏大勋直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,发现那股木质的清香又飘了出来,而且似乎比刚才更加明显了。




他不禁有些奇怪,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,想看看味道是从哪里来的,却意外地看到白敬亭写完了记录,正恹恹地倚在椅子上。




他闭着眼睛似是在假寐,眉心却紧紧蹙在一起,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。




“小白,小白?”他叫了几声,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


“嗯?”白敬亭听到有人自己,回过神来,“哦,没事儿。”他睁开眼睛,使劲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冲魏大勋摆摆手。




魏大勋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,却忽然发现那股雪松气味竟然就是从白敬亭身上散发出来的。他微微一皱眉,试探性地问:“你的信息素?”




“哦,”白敬亭没有反驳,虚弱地笑了笑,“抱歉,今天身体不太舒服。”




白敬亭的回答印证了魏大勋的想法,他不禁吃惊地睁大了眼睛:“你是Omega?”魏大勋一直以为这样卓越出众的白敬亭必定是个Beta,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Omega。他愣愣地看着白敬亭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


突然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立刻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——所有Alpha都会在无意中散发——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……不要紧吧?”




白敬亭闻言眉梢轻轻一挑,揶揄道:“哎,你不会以为O在那期间虚得连路都走不了吧?”说完他还冲魏大勋挑了一下下巴。




“那就好,”魏大勋却没理会他的揶揄,反而颇有些尴尬地站在解剖台上,“啊……内个……你要不要先出去啊?”




“噗嗤,”白敬亭看到他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,伸手揉了揉自己颈后的腺体,努力抑制了一下信息素的释放。“这两天太忙一直没来得及去买抑制剂,家里的有点不够了,今天早上我只喝了一支,抱歉影响你了。”




发现自己正在和一个发情期的Omega共处一室,魏大勋觉得尴尬极了。然而解剖台上此刻还躺着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,他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整个人连呼吸都变得不自在了。




白敬亭却站了起来,拿起针线开始帮魏大勋一起缝合尸体。他虽然神色疲惫,语气中却带着开玩笑的意味:“放心,只要你别故意释放信息素我就死不了。”




“哦……哦。”




魏大勋僵硬地点了点头,缝合的动作都变得有些不太流畅,仿佛受影响的人是他本人而不是对面的白敬亭一样。




“内个……”过了一会,魏大勋终于打破了尴尬的沉默,“一会你怎么回家?要不要送你?”




“那就麻烦你送我去一趟药店吧。”白敬亭忙着手里的活,头也没抬地说。




“没问题!”他爽快地答道。停顿了片刻,又问:“小白,内个,你……真不要紧吧?”




“我说你怎么那么多废话?”白敬亭冲魏大勋翻了一个白眼。




“嘿,这不是关心你吗?”魏大勋不满地回嘴,“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




“劳您驾咱有这功夫废话,能赶紧弄完了回家成吗?我可不想一周七天天天加班。”




“你听听,你听听,谁废话呢?你再搁这叭叭的,我可要放信息素了。”




“魏大勋你敢?!”




“你看我敢不敢……啊——你怎么又踹我!”




“滚!”






 


6




一年的学习期很快就过去了,魏大勋即将再一次踏上从B市回到J省的火车。然而这次却和两年前专案组的那次分别,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


队里的一帮兄弟们下班后找了家馆子,魏大勋开了一个欢送会。烤串,毛豆,啤酒,一帮大老爷们儿天南地北一通胡侃,吃到了后半夜,餐馆打烊了才散场。白敬亭和魏大勋都喝了不少酒,不过人还算清醒。




两个人走在长安街的过街天桥上,夜里的凉风一吹,倒也挺舒服。脚下车水马龙,抬眼望去,是没有尽头的点点灯火和靛青色的天幕。




白敬亭背靠着天桥的栏杆,望着远处无尽的黑夜,一双幽深乌黑的眸子平静如水。魏大勋趴在扶手上,扭头瞅着白敬亭的侧脸,反应迟缓地眨巴眨巴眼睛,一副不甚清醒的样子。




他其实没有醉。




他望着白敬亭。侧脸的轮廓精致却带着锋利的棱角,像是一件雕刻的艺术品,融在这天地的穹幕之中。他在想,这次分别后,不知什么时候会再见;即使会再见,等到那个时候,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。




是不是还有机会,成为他的Alpha。




白敬亭是个Omega。可他的自信,他的水平,他的能力,绝不逊于任何一个Alpha或Beta的同行。他是那样优秀,那样耀眼,那样骄傲。




魏大勋想,这样的一个人,该是怎样的人才配得上他,才足够优秀能站在他的身边。




忽然,空气中飘来一阵清晰的雪松木香。那味道带着乔木特有的凛冽和坚毅,又仿佛是初秋的风,干净而纯粹。




魏大勋愣住了。




这是白敬亭第一次主动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。魏大勋慌忙站起身,吃惊地看着他。白敬亭却笑了,沉静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狡黠。




“雪松与青草地,混合起来闻着应该还不错。”他说。




完了。




魏大勋当时就宕机了,大脑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。这算是……表白吗?




他呆在原地,愣愣地望着白敬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白敬亭看着他这副样子,嘴角不禁溢满了笑意。




等一下等一下!愣了半天,魏大勋的大脑终于成功重启。什么?!堂堂一个Alpha,竟然让自己喜欢的Omega对自己表白了?等一下,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!




“小白,内个……”魏大勋对着白敬亭憋了半天,终于憋出了一句不算表白的表白,“你有Alpha了吗?”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“那你觉得……我能试试吗?”*




白敬亭先是噗的一声笑了,然后又慢慢敛了笑容,脸上的神色严肃而认真。




“大勋,”他说,“我知道你就要回去了。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,会发生什么,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。也许我们很快就会重逢,也可能会很久;这期间你也可能会变,也可能会遇到其他更好的Omega。我们可能会等得到彼此,也可能不会。”




“所以?”




“所以,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。”白敬亭顿了顿,然后噗嗤一下笑了,雪松的木质清香再一次飘到空中,“不过,我觉得雪松与青草的味道应该还挺搭的。”




“那我们就试试,”魏大勋忽然上前一步,伸出手臂将白敬亭紧紧抱住。




白敬亭微微一怔,却没有推开,而是慢慢抬起手,回应了这个拥抱。




空气中开始渐渐弥漫起Alpha信息素的味道,雪松与青草的气息融合在一起,像是温带阔叶林的清晨,露水还没有消散,朝霞温柔地洒在草地和树木上,叶片反射着晶莹的光芒,带着阳光的温度。




魏大勋抱着他,然后在他的耳后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



“小白,如果我们能在一起的时候还在一起,我就标记你,好吗?”






 


7




魏大勋回到了J省。每天依旧是做不完的鉴定,勘不完的现场,日常而琐碎。




他和白敬亭不常见面,但是一直保持着联系。休假的时候,他们会坐火车去对方的城市,约个饭,喝点酒,聊聊天。平时空闲下来,也会偶尔打个电话胡侃几句,或者远程开黑打游戏,然后互相吐槽。




“呸!魏大勋你的技术真是一如既往的烂!”




“呸!白敬亭你的嘴真是一如既往的损!”




再后来,魏大勋因为工作出色,被遴选到省公安厅。但他却递交了工作调动申请,平级调到了B市。






 


8




B市的晚高峰那绝对不是盖的。




警车开进局里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,太阳沉在群山之中,勾勒出巍峨壮丽的轮廓,在天空中映出一缕缕紫红色的晚霞。白炽灯的光线从办公楼的窗口里照出来,把警局前的空地映得雪亮。




“我一会去跟队长说一下今天的鉴定情况,”白敬亭一边和实习生往楼里走,一边向他叮嘱着工作,“辛苦你整理出来一个草稿明天给我。”




“好的师父。”




“还有,这两天你抽空在附近找个餐厅定个位子,这周末咱们给新来的同事……”白敬亭说到一半,忽然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楼梯上,脸上正带着笑意望向自己。他的周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青草香,像是清晨里和煦而温暖的风。




那一瞬,白敬亭素日沉静凌厉的眼神里忽然涌起一片温柔。




“给新来的同事接个风。”他笑了,继续说道。




那人从楼梯上走下来,笑着向他伸出手:“B市分局技术科主任,魏大勋。”




“B市分局刑侦支队副队长,白敬亭。”


 


End?






 


9




实习生:我…%_¥#@^就是个电灯泡,电灯泡没有姓名。


 


 


【END】


 





“那你觉得……我能试试吗?”



——有借鉴,灵感源自朋友的真实表白经历







摘纪录:

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处治乎?
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、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
——《寒山拾得忍耐歌》

占着tag干啥啊这是(╯●皿●)╯┻━┻